在看到史蒂芬·库里和凯里·欧文这对球场死敌,在巴恩斯的婚礼上一起舞蹈,而且这个舞蹈或许是对勒布朗·詹姆斯的奚落时,我最先以为那些我们一出生就要被迫接受的上流社会规则,不适用于NBA球员。

我不确定任何人都想成为我的同伙,若是说,我示意是我造成他们酿成秃子,或者据称是代理人提出的,为了在某个地方事情,我愿意偷偷地从后面打我同伙的屁股。NBA球员总是做类似的事情。他们也会有时声称地球是平的,但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社交媒体上的挑战行为现在就像胸前传球或者挡拆配合那样,已经成为了NBA的一部分。我在等一些剖析大师,去最先跟进今年那些最卓越的羞辱或者为愤恨确立一个庞大的尺度尺度。这可以叫做TER,Troll Effciency Rating。我的数学就像我的后仰跳投那么差,以是让我们通过对上赛季NBA最具有挑战性的行为排名,来最先这一主要事情吧。

这份排名,固然,是完全基于我的看法。你最喜欢的羞辱可能不在这篇文章里。若是你想提供一些我没有写上去的挑战行为,请不要发给我。这样子没有意义。相反,你可以本着休赛期的目的,在推特上给我一些复仇行为的例子。

10、拉塞尔·威斯布鲁克在Instagram上公布一张纸杯蛋糕的图片

时间:2016年7月4日

我们的国庆节:一个为穿上庸俗的红、白、蓝色衣服然后喝上温和啤酒的捏词。恰巧,我信赖传统习俗高于一切,但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穿着旧的旅店壁纸去加入“青少年选择”颁奖典礼,显然没有虚心或者做人们所预期的事情。

拉塞尔在Instagram上公布一张看似无害的,流传美国主题的照片。那时刻网上几乎没有一点察觉。我以为这不是国庆节的纸杯蛋糕,纵然他们被经心装饰,以到达最大的爱国效果。可能我只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在《露天看台》上找我的甜点节目专栏,这应该是一个大新闻。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纸杯蛋糕呢?在2016年10月,《体育画报》的李·詹金斯报道,威斯布鲁克喜欢把那些他以为打球太软的队友叫作“纸杯蛋糕”。然后正好7月4日国庆节那天凯文·杜兰特选择脱离俄克拉荷马投奔勇士。这真的是在奚落KD吗?可能是,但我们永远不能确定。事实是什么造成这么大的一个挑战,这是一个谜。

9、乔尔·恩比德·VS拉瓦尔·鲍尔

时间:2017年6月21日

拉瓦尔·鲍尔是一个自以为能够在篮球单挑竞赛中击败迈克尔·乔丹的中年人。乔尔·恩比德是一个有两年职业岁数的运动员(在两个赛季报销的赛季之后),他在NBA生涯中只比拉瓦尔·鲍尔打多31场竞赛。以是很自热,这两个极端的对立面就会吵起来。